戴笠蹂躏了多少民国红颜?

时间:2015-03-20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戴笠蹂躏了多少民国红颜?
  戴笠,字雨农,早年曾在浙军周凤岐部当兵。后脱离部队到上海,在交易所结识蒋介石、戴季陶等人。1926年,他进入黄埔军校,毕业后任蒋介石侍从副官。1932年3月,蒋介石为加强特务统治,先组织力行社。后在南京秘密成立“中华复兴社”,又名“蓝衣社”,被任为特务处处长。1938年,特务处扩大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戴笠先任副局长,后任局长,成为国民党军统的掌门人。那么,好色成性的戴笠这个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军统特务头子一生究竟染指了多少女人?多年以来,许多文章资料纷纷揭露了戴笠这个好色之徒残害蹂躏无数女人的罪恶一生。这里选录的不过是沧海一粟、冰山一角而已。
  
  戴笠从小就是一个好色之徒,十来岁上小学时就是个不守成规、嫖赌成性的捣乱分子。十七岁时,他就结婚了,年轻的新娘毛秀丛是枫林镇上的财主千金。但是,这个婚姻没有让戴笠的放弃自己放荡不羁的恶习。当他考取了浙江省一中之后,便变成了吃喝嫖赌偷、五毒俱全、无恶不作的恶少。1916年,戴笠因在学校偷窃被抓住,被校方开除,便回到了山区的老家,那时他才二十岁。
  
  毛秀丛,人长得虽然不十分漂亮,但容貌却很端庄,性格也很温柔。结婚那天,春宵一夜,戴笠第一次体会到男女之间的欢愉。戴笠最初和毛秀丛感情还好,一家人过得挺和美。但不久戴笠便不理她了,不仅不与她一同吃饭,甚至连办公室都不准她进去。他已经厌倦了这个农村的妻子。外面的花花世界、漂亮女人让他垂涎不已。抗战初期,毛秀丛因病死在上海。戴笠虽然对着毛秀丛在南京时照的惟一一张照片,烧纸祭奠了一番,但是第二天,就又开始追逐一个又一个女人。
  
  1921年,戴笠利用他和青帮的关系离开了杭州去上海,在那里,他在杭州的秘密帮会“师傅”把他介绍给了青帮头子黄金荣。于是,他成了当时臭名昭着的上海流氓帮派的一名打手。然而,实际上,他是靠在商务印书馆当职员的表弟张冠夫的供养生活的。张冠夫与妻子在1920年间在小北门地段租了一间小阁楼居住。戴笠就睡在这对夫妇床边的地板上。这一点造成了戴与表弟媳王秋莲之间的紧张关系。戴笠曾企图通过表弟在商务印书馆找工作,结果由于张太太的阻挠而没能得逞。
  
  后来,戴笠风生水起,成了国民党情报组织的特务头子,但是,张太太始终看不起戴笠。她所了解的这个秘密特务头子是个瘪三,在她看来,他永远是一个扮作国王的猴子而已。而到了后来灯红酒绿的年代,轮到戴笠扬眉吐气的时候,他对张夫人十分鄙视,管她叫做毫无青春魅力的“黄脸婆”。与此同时,他用怂恿表弟纳妾、让他的妻子与一个年轻美貌的小老婆同居一个屋檐下的办法,来竭力折磨她。
  
  戴笠从小就是好色之徒,当他手握军统大权之后,追逐女人便无所不用其极了。戴笠经常和自己属下的女特务上床,其实这些都是逢场作戏,以满足一时的生理需要。自妻子毛秀丛死后,曾经与戴笠有染的几个女特务,都在做“老板娘”的美梦,周志英就是这些女人中的一个。她与戴笠同床后,自以为戴笠相中了她,常常来纠缠。一天,戴笠听说老友郁达夫在南洋离婚了,颇有感触地说:“没想到富春江上的神仙伴侣,如今竟也反目成仇。看来女人都是些水性杨花,靠不住的。”
  
  周志英当即激动地表白:“戴先生,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啊!”
  
  “那也很难说!”戴笠不过是信口胡说,怎料周志英当真,愈发纠缠得厉害了。戴一气之下,把她囚禁到息烽监狱,关了两年才放出来。她满以为戴笠回心转意了,到重庆第二天,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找戴笠。刚到戴公馆门口,嘴里就喊:“戴先生,戴先生!”警卫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来人竟是周志英,赶紧把她拦在外面,随后又说:“戴先生不在这里,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放明白点!”
  
  “不!他在这里,我看见他的背影啦!让我进去……”她哭闹着。
  
  这时,戴笠正好走出来,问道:“谁在这里哭闹?”
  
  周志英见戴笠走了出来,便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说:“戴先生,我是志英啊!这两年我天天都在想你,我爱你,我爱你,你该跟我结婚了……”她声嘶力竭地喊着,死死地抓着戴的手。
  
  戴笠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真不要脸!关了你这么久,还不明白!”转身命特务们把她拖走。
  
  特务们连打带踢,终于把她拉走了。周志英边走边喊:“你们打吧,打死我,我也要跟戴先生,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于是,戴笠又把她关了起来,至死也没敢再释放她。
  
  戴笠第一次见到佘淑恒是在老友唐生明家里。她长得极标致,面若凝脂,明眸皓齿,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身材匀称,丰满而又亭亭玉立。她是南京中央大学外语系的高材生,而戴此时正缺外语人才,何不一箭双雕。于是,佘小姐就成了戴的女秘书。
  
  佘淑恒自从跟了戴笠,暗自庆幸,只要能博得戴的欢心,日后定有机会出国深造。戴笠似乎也看上了佘淑恒。后来,戴把佘的家人也接到了重庆。自关起周志英后,戴就明确表示,抗战胜利后,就跟佘结婚。甚至把自己的工作化名都改为“佘龙”,以示自己是佘家的“乘龙快婿”。实际上,他也确实像个女婿,对佘母及弟妹在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
  
  一辈子工于心计的戴笠,这一次却打错了算盘,佘小姐只不过是想借戴的权势和财力,达到留学的目的。当戴笠想方设法要与美国人合作时,她就知道,出国的日子不远了。戴早就说过,要把她培养成“师母”(宋美龄)那样的“美国通”。
  
  戴笠终于要把她送出国了,而她也更加小心,饯行的那天晚上,她表演的惟妙惟肖。佘淑恒撒娇似的偎依在戴的怀里,依依不舍地说:“我们连婚礼都没举行,就要分离……”说着,眼圈还有点发红。
  
  那一夜,两人是山盟海誓,如胶似漆。然而,出国不到一年,佘就在美国另交了男朋友。戴笠听到这个消息竟毫无反应,依然发给她生活费。戴笠此时此刻的心思,也已另有他属。而此时让他心有所属的就是电影界的皇后胡蝶。
  
  胡蝶当时不到四十岁,正是成熟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妩媚动人,丰腴端庄。戴笠是胡蝶的忠实影迷,工作之余,他总爱看胡主演的《啼笑姻缘》《空谷幽兰》《火烧红莲寺》《姊妹花》等影片。胡蝶主演的影片,曾被送到欧洲参加影展。她本人和着名京剧演员梅兰芳,在1935年,作为中国文化团成员于1935年去苏联参加了国际影展节,并应邀游历了德、法、意等国,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位出国访问的演员。戴笠对她迷恋得神魂颠倒。上海沦陷后,胡蝶就同丈夫潘有声和女儿莉莉迁到了香港。没想到香港的沦陷,竟成全了戴的好事。
  
  香港沦陷后,胡蝶全家秘密潜逃,回到广东东江,途中被抢,当时正值战乱之际,谁也顾不上去追查她的财产。胡蝶急火攻心,大病一场。此事被戴闻知,认为是获取胡的大好时机,便大包大揽地承担了此案的调查工作,并去函请胡蝶夫妇来重庆,而且提供了机票,还把自己在重庆中四路151号的公馆腾出来,让胡蝶一家居住。胡蝶夫妇自然感激不尽。
  
  戴笠深知,以胡蝶的身份、地位和声誉,不可轻易委身,也不易用权势去强占。因此,为取悦于胡蝶,戴真可谓是绞尽脑汁。1943年的除夕,他邀胡蝶一家三口来吃年饭,还请来从美国回来述职的肖勃,以及曾任法国领事的黄天迈夫妇。酒席宴上,戴笠的表演给胡留下深刻的印象。
  
  新年过后,戴笠将潘有声推荐到昆明担任财政部广东区货运处专员。另一方面,为取悦胡蝶,让肖勃在美国按胡的失物清单,照样购回一些胡喜欢的物品,如法国香水、意大利真皮装等东西,亲自送到胡的住所。胡见戴如此关心她,便抓住戴的双手激动地说:“戴先生,你叫我怎样报答你才好?”
  
  “只要你高兴,身体尽快康复,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已不知玩弄过多少女人的戴笠,今天却极具绅士风度。他要钓大鱼。
  
  戴笠最终如愿以偿了。他决心抗战一胜利,就让胡与潘离婚,自己再正式大办婚礼迎娶她。当时,胡蝶在重庆常被邀参加援助抗战的义演活动及拍摄电影,文艺界的人又常去看她。这样,为自己和她的名声,戴决定把神仙洞街的一座独处的花园洋房改建一番,作为他金屋藏娇的行乐宫。抗战期间,戴就在此与胡秘密同居。
  
  抗战胜利后,他把胡蝶送到了上海。本打算肃奸工作告一段落后,与胡结婚。岂料,重庆一别竟然是永别。
  
  戴笠中等身材,壮实而有力;长方形脸,显得轮廓分明,嘴巴又宽又大,整个脸形像马脸。他满脸络腮胡须,每天刮完脸后,脸色铁青,加之两道又粗又黑的剑眉和炯炯目光,给人一种干练果断而又望而生畏的感觉。他有严重的鼻炎,常使他在一些庄重风雅的场合斯文尽失。不得已,他每天要用从美国进口的洗鼻工具洗三次鼻子。戴笠喜欢洗澡,只要有条件,每天早、晚都要洗澡,有时中午也要洗澡。
  
  戴笠极为好色,他从自己的侄女、女佣、女特务到特务家属、朋友妻女,只要能找到的,无所不玩。戴笠认为家乡人都有根可查,老实可靠,易用同乡感情进行笼络。1940年,戴笠命妻舅毛宗亮从江山县招收四名年轻女性分别安排在四个公馆里,除为戴作女佣外,还要供其蹂躏。
  
  特务家属如被戴看中,不但要被其糟蹋,而且有被丈夫抛弃的危险。军统局人事处李修凯平时很受戴的宠信。有一次,戴发现李太太长得有几分姿色,回去就派专为他“拉皮条”的秘书王汉光把李太太请来,强制他在戴公馆过了一夜。李修凯下班,听两个孩子说妈妈被戴笠找去,如五雷轰顶,一夜不曾合眼,坐等到第二天早上。李太太一进家门,李修凯拿起一把剪刀,不由分说将太太的满头青丝剪去。从此,俩人感情破裂,又另娶了一个老婆。可怜李太太,不但被戴强奸,羞辱难当,又遭丈夫抛弃,苦不堪言。
  
  随着戴笠地位不断提高,其生活上也更加放荡,1942年3月,戴到西安主持“查缉”干部训练班第一期毕业典礼。会后,他听说西安开源寺妓馆有个妓女叫妹妹,在当地嫖客中颇有些名声,一时色兴大发,化名河南的王姓商人,找到17号房中的妹妹,胡混了两夜,给了六千元钱和四件上等衣料便了结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