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子

时间:2011-05-16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公元前233年,有一个韩国公子,坐着古代马车,从中原的新郑到秦国的咸阳去。他衣着鲜亮,神采飞扬,四十出头年纪,心中充满了撒手人寰的冲动。他就是韩非子。
  
  非子是韩国贵族。目前,韩王安感觉死期将至。韩国离秦国最近,经过秦昭王等人的前后侵削,地盘日渐缩小,现在只有十几个城,全境不过一个郡大,三面被秦人包围。死神正沿着楼梯,沉重的脚步盘旋而上,就要叩打韩国的大门。
  
  韩王安本能地想逃跑,但是已经没门儿了,秦国国内灭韩呼声很高,秦军即将出动。于是他派韩非子做说客,到秦国游说。
  
  四郊多垒,士大夫耻之,韩非子早就有报国之志,可惜说话有点结巴,性格又“孤愤”,诸种原因吧,一直得不到任用。如今韩国大王他入秦,韩非子大有临难受命之慷慨。
  
  他到了咸阳,献给秦王政一封书信。韩非子不愧为一大作者,这封信援譬设喻,因势利导,写得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看得秦王政如醉如痴,如梦如醒。如果不是李斯驳斥,差点就给韩非混过去了。
  
  韩非子是这样写的:“韩国近三十年来,一直充当秦国的小弟,出门就当雨伞,入门就当枕席。秦国出动锐师攻打诸侯,韩国就随着发兵赞助。韩国悬怨于天下(与天下诸侯结怨),战果却全归于强秦,但我们还是无怨无悔,争当您的小弟。可是贵国近日却有灭韩之议,万万不可啊。”
  
  为了说明存韩的意义,韩非必须为秦国树立起赵国这个敌人,于是他接着写道,“赵国目前聚集士卒,联络诸侯,有合纵攻秦之意。大王宽释赵国这个敌对恶分子,却殴打韩国这个小弟自家人,窃为大王不取也。”
  
  秦王政一直是韩非子的追星族,对韩非子的大作爱不释手,颇有中大奖与韩非子欧洲五日游死而不恨的梦想,今日亲得韩非的墨宝,激动不已,很想给韩非面子。
  
  可是,李斯赶紧上书劝阻。李斯是韩非的同学,两人曾一起在荀子老师的门下镀金,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俩人互相借过一块橡皮,李斯自以为不如韩非。但是李斯的上书其实更具说服力。
  
  李斯说:“韩国不是我们的狗屁小弟,而是我们的腹心之疾,以目前形势来看,赵国正在拼命拉拢齐国。如果齐赵相合,力量增强,那么韩国必然投奔齐赵。他们互相合作,我们秦人就危险了。”
  
  李斯试图创造“韩国不可信用”论。说一旦齐赵相合,韩国这个不可信用的家伙一定会附从齐赵而成为秦国的危险。所以妥当之计,不如先灭韩以绝后患。
  
  而韩非试图证明秦国必须团结韩魏,才能抵对齐赵阵营。
  
  两种观点针锋相对,水火不容,到底秦王政该相信谁呢?秦王政被他们搞迷糊了。秦王政这么一犹豫,就是两三年,从客观上讲,秦国等于暂时放弃了灭韩计划,韩非子出使咸阳的目的,基本达到了。韩非子一生能办成这样一件大事,死亦不丑啦。
  
  但是,韩非子最终没有看见祖国破亡的那一天。他和李斯发生大辩论之后,李斯觉得韩非的“存韩”政治立场顽固,不利于秦国也不利于李斯自己的官运,于是他和另一位“和平演变”专家姚贾合作,一起要求秦王政处死韩非。他们说:“韩非子最终还是替韩国设计考虑,不为秦所用(这是实话)。如今韩非子在秦国的时日已久,如果把他遣送回去,又会泄露秦国的政治、军事机密,不如把他处死算了。”
  
  秦王政以为然,就把自己的偶像关起来了。
  
  李斯怕秦王政反悔,就跑到监狱里,让韩非仰药自杀。韩非大骂:“李斯,你这个差生!你要,要害;害害害;矮矮;死我啊!”(他一激动就结巴。)
  
  李斯不准韩非写上诉信(因为韩非子太能写了),终于迫其自杀。
  
  一代文豪,大思想家韩非,就这样追逐茫茫的流水去了。秦王政思前想后,觉得不该杀韩偶像,于是派人前去赦免,但韩非已经仰药“自杀”了。秦王政嗟叹良久。
  
  韩非子虽然死了,但是他的思想主宰了有秦一代,是秦始皇的冥冥之师,而且对中国整个未来两千年社会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韩非子一言而为天下法,亦不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