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泽

时间:2011-05-16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公元前255年,邯郸大战后的第三年,有一个人扛着自己的脑袋和一口锅,身后领着一行脚印,朝着秦国走去。这个人叫做蔡泽。
  
  蔡泽这家伙属于流亡无产者,他胆识过人,曾在列国游荡,但是一直不能妥善就业。后来他遇上一个职业生涯咨询师(当时叫做算命的),被告知说:“您的相貌属于圣人的那一种——就是出奇地丑陋,塌鼻子、大脑袋、肩膀高耸、两膝弯曲(不适合进演艺圈,除非演判官)。让我怎么说呢?这样奇特的丑貌,只能努力去当圣人好了(看来圣人都不是帅哥,没办法才当圣人的)。”
  
  但是蔡泽不信邪,又雄心勃勃地去赵国发展,终于不同凡响,被赵国人赶了出去。他只好南下去了韩魏,由于穷,炊事活动只能在露天里进行,正好遇上强盗,把他煮饭的釜(大肚小口有两耳)给抢走了,他也成了釜中的游鱼。
  
  蔡泽没有办法,饿着肚子冒着雨走。这个待业青年身后留下一串艰难的脚印,他用弯曲的膝盖在雨地里移动着自己,悲哀地像一只动物。
  
  蔡泽胡乱走了一气,听说西边秦国那里出事了,于是他把方向调整向西。
  
  秦国出了什么事了?范雎犯罪了。
  
  范雎有一个恩人,就是郑安平先生。邯郸大战,郑安平被迫带着部属两万人投降了赵国。消息传来,秦国舆论大哗。在秦国的历史上,率众投降,这还是第一次。不但郑安平需要夷灭三族,就是推荐他当官的人——相国范雎,也得遭职务连坐,以同罪罪之,即夷灭三族。那些与范雎敌对的政客,都在拼命借此攻击范雎。
  
  秦昭王这时候很为难。不杀范雎的话,就“法不立”,杀了的话,又不忍心。当年范雎帮助自己击败宣太后和魏冉的“贵族党”,获得了君主的权柄,功不可没啊。
  
  正犹豫的时候,范雎穿着罪人的衣裳,坐在一个草垫子上,像孔乙己那样爬着来请罪了,请求秦昭王杀掉自己,以正国法:“我知道您爱护法律,请从我开始吧。”
  
  秦昭王鼻子一酸,挥挥手说:“算啦,你为秦国做了十二年的相国,寡人岂敢伤范雎之意。”怎敢伤你的心呢。
  
  于是秦昭王下令,谁敢再嚷嚷着处罚相国范雎,寡人以郑安平之罪罪之。大家都一缩脖子,赶紧噤声,舆论这才平息下来。
  
  可是,真是祸不单行,范雎的另一个大恩人——王稽同志也出事了。当时韩魏联军大败邯郸城下的郑安平,尾随秦国败兵一直追打到山西西部的河东郡。河东郡守王稽在汾城里与魏楚联军眉来眼去。这事被人捅到了咸阳,秦昭王大怒,把王稽下狱,随后诛死。
  
  范雎这回害怕了,因为王稽也是他推荐的。任人不当,又要被连坐了。咸阳的舆论再次大哗。范雎这回即便有两个脑袋,也不够被砍的了。
  
  他战战兢兢地上朝看动静,秦昭王则临朝而叹,表现得内心极为矛盾。范雎心想这回完了。他踉踉跄跄从朝堂退下,看见咸阳的大街正在步入冬天。整个城市运行得加倍小心,范雎感到内心的茫然也像冬季的天空,连忧伤都没有了。他傻了。
  
  这时候,就听大街上有人嚷嚷:“燕国高人蔡泽,如今已至咸阳。此人乃天下弘俊辩智之士,一入咸阳,必夺相国范雎的相位!范雎赶紧避位让贤吧!”
  
  范雎听罢,偏偏生出了几分垂死的激愤,骂道:“好个狂徒蔡泽,老夫即便日暮途穷,偏也要看看你如何夺得了老夫的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