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趣事

时间:2010-09-29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郑板桥辞官回家,虽然在山东潍县、范县(今属河南)等地作了十二年知县,但却是"一肩明月,两袖清风"。到61岁辞官回到家乡,以卖画为生。家里养着一条黄狗,几盆兰花。一天夜里,月黑风高,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天气十分寒冷。郑板桥辗转难眠。这时忽然听到房门一响,居然有小偷光顾。他刚想高声呼喊,但又一想,万一小偷动手自己无力对付恐怕要吃大亏;可是假装熟睡,任凭他偷拿,又不甘心。略一思考,心生一计,于是他翻身朝向床里,低声吟道:"细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进我门。"这时小偷已经摸到了床边,听得真真切切,吓了一身冷汗,站在那里不敢动了。接着又听郑板桥吟到:"腹内诗书存千卷,床头金银无分文。"小偷一听心想:既然这么穷,不偷也罢。转身出门,又听里面说:"出门休惊黄尾犬。"小偷想,既然门口有狗,那我就跳墙走吧。刚要奔墙头去,又听到:"越墙莫损兰花盆。"小偷一看,墙根果然有几盆兰花,于是小心避开,刚爬上墙头,屋里又传出两句:"天寒不及披衣送,放下雄心重做人。"

    郑板桥辞官回乡,靠卖画为生,日子过得非常寒苦,冬天就那么一件棉大褂,遇上大风,他就找根布带子扎腰。

    一天,当地一个富绅请郑板桥过府作画。郑板桥来到这家门前正要进去却被当差的给喊住了:"喂,干什么的?不要瞎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郑板桥看看这凶神恶煞般的门丁,也不计较,说:"你家老爷约我来的。"那个胖的一听,说了:"找我家老爷?你是来揩油的吧?老爷关照过的,不让进!"

    那门丁一见郑板桥的打扮,心里有几分不信,就想拿他开开心,说:"我家老爷结交的都是斯文人,你果真要找老爷,作首诗来听听,就放你进去。作不出来嘛,就别怪我啰!"

    郑板桥望望他,又好气又好笑,便说:"出题吧!"这人鬼点子倒挺多,他一扭头看见门房里烤火盆架上,水壶正"突突"地冒气,就指着水壶说:"就以这个为题吧!"郑板桥随口吟了出来:

    嘴尖腹大架儿高。

    才得温饱便自嚎。

    笑尔不堪容大物。

    二三寸水起波涛。

    等到他听出味道来想拦阻时,郑板桥早已走进大门,拐弯到大厅后头去了。

    让他三尺又何妨

    清朝时期,宰相张廷玉与一位姓叶的侍郎都是安徽桐城人。两家毗临而居,都要起房造屋,为争地皮,发生了争执。张老夫人便修书北京,要张宰相出面干预。这位宰相到底见识不凡,看罢来信,立即作诗劝导老夫人:"千里家书只为墙,再让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母见书明理,立即把墙主动退后三尺。叶家见此情景,深感惭愧,也马上把墙让后三尺。这样,张叶两家的院墙之间,就形成了六尺宽的巷道,成了有名的"六尺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