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词人贺双卿是何许人?

时间:2015-06-20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一些报刊相继介绍了一位清代女词人贺双卿(生于康熙、殁于乾隆年间)的事迹。说她的词是“古今逸品”,可称为“清代第一女词人”。又说她写词,皆身边事、周围人,感情真挚,常以民间妇女口吻用笔,朴素生动,细腻悲怆。请读《凤凰台上忆吹萧》:“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弱弱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不管,生生死死,暮暮朝朝?“一首词,全用源于生活的语言,没有什么华丽的词藻,却巧用叠字,咏叹回环,使得词意格外婉约多姿,缠绵悱恻,是长期生活在下层、倍受压迫、欺凌的双卿自述境况的凄绝哀歌。其艺术造诣即使不说可与宋代着名女词家李清照媲美,却也真是“如小儿哝哝絮絮,诉说家常,见见闻闻,思思想想,曲曲写来,头头是道。作者不自以为词,而阅者亦忘其为词。而情真语质,直接三百篇之旨,岂非天籁?岂非奇才?”(黄燮清《国朝词综续编》)
  
  第一个把双卿介绍给人们的是乾隆丁已进士、江苏金坛的史震林,他在《西青散记》这本书中写了双卿,对她的诗词作了介绍。随后,生活于史震林之后的董潮,道光年间海盐黄燮清,清末南陵徐乃昌都用重笔浓彩描绘了这位颇负才气的民间女词人。徐志摩亦曾向别人推荐过由张寿林编的《贺双卿雪压轩集》。正当词界对双卿诗词掀起一股小小热潮时,半路杀出程咬金,1929年11月2 日,胡适撰文《贺双卿考》,全盘否定“贺双卿”,说没有这个人,是“这班穷酸才子在白昼做梦时‘悬想’出来的‘绝世之艳,绝世之慧,绝世之幽,绝世之韵’的佳人”。他提出五疑:一疑为各位作者称“双卿”不同;二疑为“籍贯”一说“丹阳”,一说“金坛”;三疑为“性格”有异;四疑为年龄提法不一;五疑为病中苦力女子在“芦叶”上写长词调不可信。这五疑并没有被人们所接受。胡文发表后,上海将《西青散记》数次再版。丹徒陈廷悼在《白雨斋词话》中再度溢美双卿词,臧励龢将双卿编入《中国人名大辞典》,叶恭绰收双卿词入《全清词钞》,肯定双卿之风盛起。
  
  《西青散记》介绍双卿是这样说的“双卿者,绡山女子也”;董潮《东皋杂钞》卷三《艺海珠尘。土集》说她“庆青,姓张氏”“金坛人”;黄燮清《国朝词综续编》收双卿词11首,称她“贺双卿”;徐乃昌《闺秀词》有双卿小传,称“贺双卿,丹阳人”;民国16年付印的《丹阳县志》载:“贺双卿,丹阳蒋墅人,适金沙周氏“。而同时付印的《续志。卷二十四》称:”双卿姓贺,丹阳人“并不提蒋墅。这里提出的问题是:一、贺双卿或双卿,或张庆青;二、丹阳人或丹阳蒋墅人,或金坛人;三、绡山女子与适金沙周氏。据丹阳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9 个月的调查材料说:《丹阳县志》与《金坛县志》的各种版本均没有”绡山“字样,《金坛县志》也不载双卿事;丹阳蒋墅乡有贺姓,却无其传说。《西青散记》中说,史震林同时代人、蒋墅乡塾先生贺定敷闻说双卿便要一访。蒋墅贺姓居住相近,两人却互不相知。
  
  这材料本身对双卿的存在就提出了一个疑问。金坛县境内的方山附近有个叫小尖山的地方,山上有一庙,二层建筑,曾称为“西乾禅院”,登楼可以看到茅山山顶石级,庙后有巨石,北边断崖,庙旁是竹园,民间传说是一进士隐居读书的书院。这些实景却与《西青散记》中的“绡山”描写近似。丹阳县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认为:“长期生活在生活底层,官场不得意的史震林,接触了不少受封建压迫的不幸女子,诗人同情她们,为她们发出了不平的哀鸣。贺双卿是史震林借托的人物。”这一观点被一些学者所赞同。
  
  到底有没有贺双卿其人,争执近百年来未有定论,这场争论还需持续多久,尚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