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梦》是不是李伯元的作品?

时间:2015-06-27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李伯元,别署南亭亭长,江苏武进人,系清末着名谴责小说代表作家。其人善诗赋及制艺,精篆刻,能书画。曾考取头名秀才,但屡应省试不第。他办过报刊杂志,1901年开始文艺创作,“以痛哭流涕之笔,写嘻笑怒骂之文”。李伯元一生多才多艺,在各方面均有建树,尤以小说创作最为突出。诚如鲁迅先生所说:清末的谴责小说以“南亭亭长与我佛山人名最着”。李怕元在小说中广泛运用讽刺手法,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反映了清末封建社会的黑暗现实,特别是对清末官场的种种罪恶行径进行了有力的揭露与鞭挞,在晚清小说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关于李伯元所作的小说,据一般文学史的记述,有《官场现形记》、《文明小史》、《中国现在记》、《活地狱》、《海天鸿雪记》、《繁华梦》六部。前五部现在已有定论,确系李伯元所写。只有《繁华梦》一部,目前在文史学界尚存在着分歧,主要有肯定和否定这两种不同的观点。
  
  对《繁华梦》是不是李伯元的作品,鲁迅先生是予以肯定的。他在着名的《中国小说史略。清末之谴责小说》中明确指出:“……李伯元所着有《庚子国变弹词》若干卷,《海天鸿雪记》六本,《李莲英》一本,《繁华梦》、《活地狱》各若干本。……“我国着名的文史专家阿英先生多年来曾对李伯元的这类作品作过深入的挖掘、考证和分析,他在1941年所作的《清末四大小说家》一文第一章《南亭亭长李伯元》篇内,附载了李伯元着作单行本书目,计16种,其中小说有《官场现形记》、《文明小史》、《活地狱》、《中国现在记》、《繁华梦》等。他认为,《繁华梦》系李伯元所作。
  
  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是,李伯元的堂弟李锡奇1957年在《雨花》杂志发表《李伯元生平事迹大略》一文,也说起李伯元曾着《繁华梦》。他写道:“余与伯元谊关同族,且系弟兄,虽年少于伯元二十余岁,然回溯往事,印象尚存。伯无全家赴沪之前,曾住吾家一时期(伯元因嫁妹借住吾家房屋),嗣后虽暂相别,然两家联系未断,其逝世之岁,余亦年已十七,故对其生平及身后情况知之较详。……所着章回小说及弹词等,亦陆续刊载各报刊。有《庚子国变弹词》四十回、《官场现形记》六十回、《文明小史》六十回、《中国现在记》十二回、《活地狱》四十二回、《海天鸿雪记》二十回、《李莲英》一册及《海上繁华梦》……等”。因为李锡奇和李伯元的特殊家庭关系,所以李锡奇的看法是可信的。目前国内的一些通俗读本都持《繁华梦》为李伯元所作的观点。
  
  但是,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在于:以上各家都没有进一步提供详细材料来证得《繁华梦》确系李伯元所作。像李伯元这样的小说名家,其作品经过阿英等人多年的潜心研究,几乎全部都已有了着落,而唯独《繁华梦》却迟迟未能发现。如果问得仔细一点,《繁华梦》是李伯元在什么时候写的?
  
  写些什么题材?写了多少回?原来发表在什么报刊?有没有出过单行本?这些问题,到目前为止还尚不明确。或许正是由于这一不确定性,有的专着如权威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就不载李伯元作《繁华梦》事。还有的学者则干脆否定了李伯元曾写过《繁华梦》这部小说。这一派以魏绍昌先生为代表人物。魏绍昌先生曾专门发表《〈繁华梦〉非李伯元着作考》,提出了几点否定的理由。(1 )说李伯元写过《繁华梦》,目前连一点寻找的线索都没有。而在其他晚清小说中,用“繁华梦”这个名称的,有6 种之多:如孙玉声的《海上繁华梦》、黄小配的《廿载繁华梦》、夏侣兰的《北京繁华梦》、天梦的《苏州繁华梦》、老上海的《新繁华梦》、以及未署名的《最新上海繁华梦》等。以上后五种的刊印在李伯元逝世之后,可置之不论,只有孙玉声的《海上繁华梦》(简称《繁华梦》)刊印最早,据他在《退醒庐着书谈》中提到自己这部小说时说:“余作《海上繁华梦》,当时沪地犹无社会小说,我佛山人吴研人君之《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尚未成书,南亭亭长李伯元君之《官场现形记》在《繁华报》发刊。……《繁华梦》成书之后,皆在《笑林报》馆出版。”孙玉声的写作和发表《繁华梦》,和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在同地同时,据载《繁华梦》又在报上连载了两年多,出书一续再续,销售了万余部,在当时是很有影响的一部社会小说;并且孙玉声和李伯元既是办报的同行,又是“朝夕过从”的好友。以此情此理分析,不但李伯元不可能写作和孙玉声同一名称的小说,倒是外界误将《繁华梦》的作者“孙冠李戴”,反而是很可能的事。(2 )1904年6 月24日出版的《繁华报》和《笑林报》同时刊登了出售小说图书的广告,如《官场现形记》、《海天鸿雪记》、《繁华梦》、《庚子国变弹词》各书,两家报馆均有代销,广告上各书虽未写明作者姓名,但都标明了册数和定价。其时《官场现形记》在《繁华报》
  
  上还只连载至第三十二回,所以单行本只出到二编;《繁华梦》标明已出初集二集,每集定价一元,按孙玉声的《繁华梦》初集在1903年出版,二集在1904年出版,三集在1906年出版,其时恰巧只出了初集二集,每集“售洋一元”,这也和孙玉声在《退醒庐笔记》中的有关记述相合。显然,这两份登在他们自己主办的报上的广告,更证实了《繁华梦》的确是孙玉声的作品。
  
  (3 )据查考,吴趼人在李伯元死后七个月,给他写的小传中,举出了李伯元的各种作品,就没有《繁华梦》;周桂笙的《新庵笔记》中,记述李伯元办《繁华报》的情况相当详细,也没有提起《繁华梦》;其他和李伯元同时代人的着作中,也从来没有说他写过这部小说。
  
  经考证,唯一提到李伯元写过《繁华梦》的。是着名的历史学家顾颉刚先生。他在一篇《官场现形记之作者》的读书杂记中提到了这件事,这篇杂记发表在1924年出版的《小说月报》第15卷第6 期上。然而,杂记中的材料都是当时在北京的李伯元的内侄婿赵君告诉顾颉刚的,其中说到李写过《海天鸿雪记》六本、《繁华梦》若干本等。但实际上《海天鸿雪记》只有四本,《繁华梦》若干本的说法又很含糊。赵的这些材料都是据传闻或记忆所谈,未和事实及其它资料核对过,可靠性差,不足为凭。有的学者指出,后人之所以认为李伯元写过《繁华梦》,是因为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引用了这段材料的原故。
  
  由于缺少线索,看来要揭开李伯元是否写过《繁华梦》这部小说之谜,还待进一步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