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壮基:用生命为黄河“架桥”

时间:2015-11-15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王壮基:用生命为黄河“架桥”
  从北京南站乘坐京沪高铁列车,不到两小时就到达济南。再驱车1个多小时,就进入山东滨州市惠民县地界。蓝天白云下,道路两边的参天大树和绿油油的田野,以及鳞次栉比的农民新居,让人感受到鲁北平原的生机与活力。
  
  时光回到70多年前,这里却是另番景象。大片土地被日寇占领,艰苦卓绝的抗日游击战争在这里展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黄河以北建立了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黄河以南建立了清河区抗日根据地,在这两区中间是一个由日伪军及国民党顽固派完全控制的地带。为打通两区之间的联系,形成抗战合力,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演绎出许多可歌可泣、气壮山河的故事。
  
  70多年过去,惠民县百姓依然念念不忘牺牲在此的八路军
  
  炎炎夏日,记者来到山东省惠民县淄角镇烈士陵园。这里埋葬着抗战时期发生在当地沙窝突围战、夹河战斗以及李茂战斗中牺牲的91名烈士的忠骨。
  
  陵园里,一方镌刻着“精忠报国”四个大字的墓碑格外醒目。惠民县党史委副主任孟书军告诉我们,这里安息着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前来山东抗战的八路军将领杨忠烈士。
  
  1940年,中共山东分局和八路军115师指挥部决定:打通“两区”的联系,使两个根据地连成一片。遵照这个指示,冀鲁边军区发动了大规模的南下进军。但是,前两次“打通”均未成功。时任115师教导六旅政治部主任、鲁北支队司令员兼政委杨忠率旅政治部机关、宣传大队、十七团执行了第三次“打通”任务。他沿途大造抗战声势,宣传和发动群众,并消灭了一些零星敌人。1941年9月3日,杨忠带领部队到达惠民县境内,再进一步就可以过黄河与南岸的清河军区接头了。对于我军的大胆突破,日寇非常恐慌,急忙集结了2000人组成的六路讨伐队,配有汽车50辆,迫击炮20余门,逐步压缩包围圈。翌日,杨忠正在带领干部察看地形,准备渡河方案,突然侦察员跑来报告,发现大批日军已包围驻地。
  
  孟书军说,敌人偷偷包围了旅政治部机关、一营驻地和三营驻地。在敌人的疯狂夹击下,杨忠带领的部队陷入了困境。突围时,机枪手中弹牺牲,杨忠拿过机枪,向敌人一顿猛扫,一下撂倒了10多个鬼子,掩护队伍冲出。杨忠突围至陈庄、牛庄时,三营已经转移,他在撤离的途中又遭遇日军阻击,不幸中弹牺牲,年仅32岁。
  
  在那场战斗的发生地辛店镇夹河村,88岁的周道河老人对74年前的那场战斗记忆犹新。周道河从12岁就被日本鬼子抓去当壮丁,主要是挖沟、修公路、修炮楼。“干活的地方离这里有20多里地,早晨太阳还没出来就要赶到,晚上落了太阳才能回来。一干就是一天,吃饭就站着,用手从口袋里撕点干粮放在嘴里。鬼子看到谁不顺眼,就扒了他上衣,让他挨着冻在公路上跑。我两次亲眼见到鬼子用枪打死老百姓。”
  
  孟书军介绍说,夹河突围战中,杨忠及近百名指战员壮烈牺牲。115师教导六旅十六团团长杨承德、政委陈德、副团长杜步舟及全团指战员们听到杨忠及其战友牺牲的消息,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纷纷请战,坚决要求为死难的战友报仇。
  
  夹河战斗的第二天(9月6日),十六团在距夹河不远的岳(福岳)、白(龙白)、国(国杨)一带,以一场漂亮的伏击战,歼灭日伪军3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让敌人加倍偿还了这笔血债,并创造了一个以少胜多,以奇制胜的光辉战例。
  
  在夹河战斗后的18天,十六团改由敌人兵力薄弱的无棣县境沿海边东南行,辗转行军1863华里,经大小战斗9次,终于在9月下旬,在利津东北与清河部队会师,完成了两个地区的联系任务。
  
  1941年10月13日,115师政治部发出电报,向总政治部报告了惠民夹河战斗的情况。电文说:“杨忠的牺牲,不仅是我党我军的损失,也是国家民族的损失……”
  
  为防止密信落入敌手,交通员王壮基将密信塞入伤口
  
  走进渤海革命老区机关旧址,沿着历史的足迹穿梭其间,又仿佛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抗日战争时期。一幅幅照片、一件件实物向人们诉说起那段浴血岁月。在旧址一角,一座彩色人物塑像格外引人注目。孟书军介绍说,这是英雄交通员王壮基,在渤海区(1944年1月,由冀鲁边和清河军区合并而成)光荣的抗战历程中,王壮基为打通两区联系壮烈牺牲。
  
  1941年,为了和清河区建立联系,冀鲁边区首长给清河区的杨国夫司令员写了一封信,派熟悉地形的交通员王壮基去完成任务,这是个非常艰巨危险的任务,要步行数百里,穿过好几个县的敌占区,经过黄河等几十处关卡。
  
  行前,王壮基打扮成商人模样,把密信藏在夹袄的棉絮里,巧妙地躲过了日伪军的一道道关卡,把信顺利地送到了杨国夫手中。杨国夫详细询问了冀鲁边区的斗争情况。十多天后,派一支小部队护送王壮基过了小清河,并带回了清河区的复信。
  
  旅党委研究了复信,决定派王壮基再渡黄河,把电报密码送到清河区,以便通讯联络。旅部领导把密电码交给他,郑重地叮嘱:这是一项绝对机密的任务,不准泄露给任何人;要千方百计把密电码送到清河区,亲手交给杨国夫司令员;遇到危急情况时,首先把密电码销毁。
  
  12月,王壮基将密电码送到了清河区,空中联络终于打通。中旬的一天,王壮基携密信从清河区返回,在回来的路上被敌人搜捕发现,逃跑中腿部中弹负伤。为了防止密信落入敌手,王壮基将信撕碎塞进嘴里,使劲嚼着往肚里咽。但由于口干舌燥,怎么也咽不下去。他又使劲在地下刨了几下,但土块冻得像石头一样,一点也挖不动。千钧一发之际,王壮基忍着剧痛将密信塞进了腿部的枪眼。敌人把王壮基吊起来拷打,要他说出机密,他只是闭目微笑,不吐一字。连续遭受了两天两夜的严刑审讯,王壮基的四肢全被打断,仍然守口如瓶。敌人无计可施,最后对他下了毒手。
  
  王壮基临刑前,将他的被捕经过告诉了同狱的一位战友,要他设法转告党组织:“我已经完成任务,虽死无憾!”后来这位战友越狱出来,在黄河岸边找到了王壮基的遗体,信纸仍旧深深地藏在烈士遗体的大腿里,字迹已被血渍模糊了。
  
  王壮基用鲜血和生命架起了冀鲁边区与清河区联系的空中桥梁,无线电波在黄河上空回荡,恰似敌人无法切断的长虹。《人民日报》(2015年07月15日0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