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文公退避三舍斗楚兵

时间:2010-09-09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春秋之际,诸侯纷争。晋献公年老体弱,无力过问国事,他的宠妃骊姬 便擅自废除长子重耳,把自己亲主的儿子立为太子,并千方百计谋害重耳。 重耳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逃到异国他乡去躲灾避难。
    重耳在外一直流浪了十多年,最后来到楚国。楚成王把他当作贵宾,用 很高的礼节来招待他,使他很受感动。重耳对楚成王也很敬重,两人常常谈 到深夜,成了要好的朋友。
    在一次宴会上,楚成王醉醺醺地问重耳:
    “将来,公子要是回到晋国,拿什么来报答我呀?” 重耳谦恭而又微笑着说:“楚国金银财宝堆积如山,叫我拿什么东西来
报答呢?” 楚成王摇头晃脑地又问:“这么说,你就不想报答我罗?”
    重耳想了一会儿,说:“倘若我能回到自己的国家,愿与楚国交好,世 世代代永不打仗,想方设法让两国的百姓都能过上太平日子。”楚成王连连 点头:“好,说的好!”一怀酒下肚之后,又问:“万一两国发生战争怎么 办?”
    重耳郑重其事地摇了摇头说:“不会的。”
    “万一呢!”
    “万一发生了战争,在两军相遇时,我就退避三舍。”古时行军,每 30 里为“一舍”,退避三舍,就是自动撤退 90 里的意思。
    楚成王听了,高兴得又喝了几大怀。
    坐在楚成王旁边的楚国大将成得臣一直阴沉着脸,冷眼盯着重耳。他心 里骂道:这个无家可归的野狗,尽在这儿讲好听的。等宴会一结束,他便去 拜见楚成王,说:“国君,我看得出,重耳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看把他 宰了,免得后患无穷!”
    楚成王虽然醉了,但心里却很明白。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将来,有重耳在普国,他就多了一份力量;那么,将来攻打宋国,称霸天下就不成问题 了。宋国也是个大国,离楚国不远,一直是楚成王的眼中钉,肉中刺。楚成 王早下了决心,非拔掉这个钉子不可。
就在那年冬天,重耳在其它国家的援助下终于回到了晋国,当上了国君。
    他就是晋文公。晋文公即位后,整顿内政,发展生产,使晋国逐渐恢复了元 气。
    不久,宋国国君宋襄公派他的儿子来求见晋文公。晋文公使召见了他, 宋公子泪流满面地向他诉说,楚国又派成得臣带领人马欺负他们了,恳求晋 文公发兵,帮助他们打退楚国的进攻。
    晋文公想起当年在楚国受到的厚遇,如今,怎么好意思出兵呢! 宋公子又气愤地说:“他们太不像话了,老是欺负中原的诸侯国。主公你不是常说要扶助弱小的国家吗?现在正是时候啦!” 他见晋文公还在犹豫,又道:“楚国那个成得臣,骄横自大,连你也不
放在眼里,他说??”
    “说什么?”
    “说你是个口蜜腹剑的小人,你要是敢出兵,他非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一番话,把晋文公激得心里火冒冒的,他问道:“是真的吗?”
 
    “有半句假话,五雷劈顶!” 晋文公猛地抽出宝剑,当空一挥,叫道:“发兵,马上发兵!” 晋文公抓紧时间扩充人马,整顿军队;不出三个月,便亲自率领大军浩
    浩荡荡地去解救宋国。楚国旁边还有两个小国——曹国和卫国,晋文公路过 那里,顺手牵羊,把两国的国君俘虏了。这就等于扳掉了楚国的两颗门牙。 楚成王根本不相信晋文公会出兵,会与他为敌,直到成得臣第三次来报 信时,他还说:“不可能,当年我对重耳那么好,他怎么会忘恩负义呢!” 成得臣马上说道:“国君,当初我劝你把他杀了,根除后患,可你不听,现在怎么样??” 楚成王背着手,在屋里直转,口中喃喃自语:“这个重耳,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这样呢!” 成得臣劝楚王不要着急,只要拨给他三万人马,他一定把重耳的首级拎回来。楚成王把手直摆:“别这样,别这样,等几天看看。我相信重耳下会 和我过不去的。”
    成得臣双手打拱道:“国君,让我去吧,我要是败下降来,就一头撞死, 不回来见你了!”
    成得臣是个性格暴虐、自以为是的人。他训练军队时经常用鞭打,小箭 穿耳等方法去析磨士兵,由此而遭到许多文巨武将的激烈反对。他们纷纷向 楚成王告状,楚成王对成得臣也很不满意,但楚成王又想利用他的勇猛,来 阻挡晋国独自称霸的野心;所以当时他也没坚决制止成得臣,只给了他一些 人马,希望他能侥幸取胜。
    成得臣把人马驻扎在离晋文公的营地下远的地方,并派人通知他们,要晋文公释放曹、卫两国的国君。而这时晋文公已暗地通知这两国国君,答应 恢复他们的君位,条件必须是先跟楚国断交。曹、卫两国国君真的按晋文公 的意见办了,向楚成王送去了绝交书。
楚成王气得浑身发抖,他本想派兵去解救这两个小国,不料他们倒先跟自己绝交。成得臣则双脚直跳,骂道:“重耳老贼,你竟做出这等事来!好, 让我来跟你算帐:”
    他立即带领全军向普军发动进攻。
    重耳得知楚国发兵的消息,马上命令他的部队快向后撤。晋军的将士们 都想不通,有个叫刘颖的将军求见了晋文公,说:“不能撤,我们的部队由 堂堂的国君统帅,而楚国带兵的却是普通的将军,哪有国君让将军之理!” 晋文公几次劝说刘颖,刘颖不听,晋文公只得把当年跟楚成王的一段交 情如实相告,还说:“我答应过的,万一有了战争,我愿退避三舍!”刘颖 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时说的话怎么能拿到今天来说呢?那时的楚国还 没有今天这么大的野心!你看看,楚国现在以中原霸主自居,周围的大小储 侯谁不受他的欺负,谁不畏他三分、”作为一国之君,怎么能把个人的恩恩
    怨怨凌驾于国事之上呢!” 晋文公道:“打仗也要凭理,理直气就壮。当初我许过诺言,今天要是失言,我们就理亏了。倘若我退了兵,他们还不肯罢休,那就是他的不对了, 到时再与他交手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