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凳的传说故事

时间:2013-09-03 责任编辑:网站原创 点击:
炎帝之母
  
  原始社会在这个时期,“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所以,关于炎帝的出生有好几种说法。最通常的说法是:有熊国的国君少典娶了有蟜氏的两个女儿作妃子,长妃叫女登(任姒)。
  
  有一天,女登在华亭游玩时,忽然有一神龙来伴。女登因此怀孕,生下炎帝,取名榆冈。传说他生下来三天能言,五天能走,七天就长全了牙齿,五岁便学会了许多种庄稼的知识。但是,因为他相貌长得很丑,“牛首人身,脾气又暴”,所以少典不大喜爱,就把他和女登母子俩养在姜水河畔。所以,炎帝长大后就以‘姜’为姓。
  
  《太平御览》卷七八引《帝王世纪》:“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之女名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有圣德,以火德王,故号炎帝。”
  
  帝姜榆冈长大之后,剽悍勇武,智慧过人,便做了部落的首领,以“牛”为图腾,标记于旗帜之上。巫师说他以火德旺,所以称作炎帝。据说炎帝有一条神鞭,名叫“赭鞭”,用它抽打各种野草,野草便显出药性,炎帝为了验证这些药草有毒无毒,是热性还是寒性,到底能治啥病,就亲自尝百草,试其效用,为氏族百姓防病治病。因而炎帝氏族的人,个个身强力壮,迅速繁衍壮大,炎帝便率领他的部族沿渭水,黄河东迁,经河北、河南、湖北,还到过山东曲阜,打败了不少弱小部落,最后“定都于陈”,即今河南省淮阳县。
  
  心灵手巧的农妇
  
  传说 明朝年间,随沐英征讨云南后迁移到会泽的客户,有位名叫女登的妇女,住在会泽县鲁机村,乃是沐国公的后代,丈夫姓李,是个强干的农人,夫妻二人虽然勤劳,但租税太重,生活也不怎么好过。间或年景稍好,后而谷伤农,一样贫困。
  
  女登姑娘生性聪敏,智慧过人,处人耿直,做事细心,实在是个巧媳妇。她心灵手巧,无论拿什么东西,总要翻来覆去。横一下,直弄一下,仔细琢磨推敲。办理一件事情,总要想出几种做法来。扫地拿扫帚,左手拿,右手拿,正拿倒拿都行,别人扫不干净的地,只要到她手里,什么坑坑凹凹,眨眼功夫,便扫得干干净净。大家都说:“女登姐姐扫的地,睡下去打个滚爬起来,身上都不会沾点灰”。
  
  女登姑娘平时喜欢到田边地角,河畔沟埂摘些狗尾草、蚊子草、小青藤等,回家披开来,纺织一些花蓝、提兜、小灯笼等给孩子们玩。一天,她摘了一些圆茎杆细长的多年水生野草编了个小绣球,水草披开以后,发觉里面有一股柔软细白的草芯,她想,这白生生、软乎乎的东西,用来装枕心一定很好,在她灵巧的手里果然从这圆直的野花水草里披出了一根根细柔雪白的草芯来。这东西最易燃烧,可放在灯盏里作灯芯,比用棉线条点灯还要好得多,轻便、省油、灯光明亮,油烟又小,把它叫做灯草,那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于是,女登姑娘把这种不知名的草根据其用途取名为"灯草",披出来的芯叫“灯芯”。
  
  她和丈夫商量以后,把家里盘着的秧田腾了一丘出来,专门移栽这种野生水草。经过她勤勤恳恳的培育后,这种水草长得更为肥实,梢子也更长了,披出来的灯芯又长又白又粗实。余下的草壳,还可以用来纺织草帽、甑盖、锅盖、箩筐、提篮、盆罐之类的小手工艺品。后来,她又用灯草做原料,编织灯草滑席,垫在床上垫睡用,非常柔软,也可作为包装和晒粮食之用。这些手工织品拿到市场上出售,价廉物美,轻便耐用,受到人们的欢迎,小俩口计算了一下,种一亩灯草比种十亩谷子的收入还要大得多。于是,他们把这一野生水草变为了家种,逐年发展,越种越多,生活也越来越好过。同村乡邻看到女登家的变化人人羡慕,个个垂涎,也偷偷地学种灯草,但是始终找不到披灯草及纺织滑席的窍门,找女登姑娘求教者日渐增多,但女登夫妇十分保守,不原传授。
  
  有一年,因积劳成疾,女登全家男女老少都病倒了。村里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姚大妈,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看到女登家的窘况,便邀约了村里的一、二十个妇女,送粮送药,帮助她料理生活。女登夫妇观此情景深受感动,十分内疚说道:"乡亲们真好,我对不起大家"。女登姑娘病好后,就把披灯草,编滑席的手艺传给了全村妇女。后来,会泽鲁机村的滑席,灯芯畅销滇东北,继而又传到迤西、迤南,遍及全省,远销四川、贵州,甚至传入京城。
  
  槐塬庙会传说
  
  民间传说,炎帝的母亲女登是一位蜂农,所以她居无定所。一次,炎帝多日不见母亲,十分着急,遂带人打着“排灯”连夜寻找,终于在满岭槐花飘香的槐塬找到母亲,进行庆贺,后传下此典故。庙会期,以高跷、社火、赛锣鼓,唱大戏等表现炎帝部落找到其母时的欢乐庆场面,热闹异常。以保平安,实现许下的心愿。凤翔县槐塬庙会源自“炎帝寻母”的传说。传说炎帝母亲“女登”为蜂农,整日逐花养蜂,居无定所。